Klavor Lee
Life is just like a journey.

开锁

  意外常常潜伏于身边,一旦放松了警惕,便会落入陷阱之中。

  今天的主题是开锁,之所以要写这么一篇文章,是因为昨天晚上发生了了一件令我自责不已的的事情。

  早在前两日,手中的钥匙早已经有要断裂的迹象,但是却没有被我放于心上,心中常存的侥幸心理泛滥成海,总是想着不可能会出现最后一次开门正好把钥匙掰断了的情况,即使有那也不会那么凑巧。于是,昨天晚上加班到11点回到家,正准备打开门锁,钥匙的把柄随着手腕的转动而转动,而门锁却不见动静。心里一慌,小心翼翼的从锁孔中缓缓拔出钥匙,此时的钥匙已经90度旋转,摇摇欲坠。

  到这时候,才悔之莫及。屋内有一把完好的钥匙就是不肯花时间找,现在这场面难以收拾。

  此时,只能寻思着找个技艺精良的巧匠师傅重新给我配一把钥匙,可看着手里的那一把将要断裂的钥匙,我想师傅再能也无能为力了吧。

  不自觉间,已到了楼下的马路边,向左边张望了一下时常坐在那里补鞋兼配钥匙的老师傅的位置,得到的讯息是让人失望的,毕竟已经这么晚了。想来没办法,只能向对附近比较熟悉的人询问一番,于是乎走近了路边的岗亭,敲了敲装了透明玻璃而又狭小破旧岗亭的铝门,安闲自若的值班老大哥向外望了望,便开了口:“什么事?”,我便急忙答道:“请问这附近哪里有配钥匙的吗”。岗亭值班老大哥四下打量了几分答道:“这么晚了,上哪儿配钥匙啊!我这里有开锁的电话,可以帮你打打看睡了没,让他来给你开锁”。我自然是很高兴:“好啊,那就麻烦了”。于是值班老大哥就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,一会时间,值班老大哥望着我:“你在等等,他三五分钟就到,你先坐下来等一会”。于是便是一段沉闷的时间,其间偶尔开口说句话:“这个开锁是需要把门锁给拆了吗?”,“不用,他有工具,不需要拆掉锁就能开”,很快就又陷入了沉寂。

  终于一段尴尬的时间熬过去了,开锁的时候骑着电动车过来了。“哪里?”开锁师傅噪声的问到。“XX栋XXX”。向岗亭值班老大哥道谢之后,便领着开锁师傅走了。一口气,爬上了7楼,开锁师傅紧随其后。我指着门说到:“就是这一间。”。开锁师傅看了看门锁:“开不了,要换掉”。在那一霎那,我觉得今天要被宰了。“这锁不能开必须得拆吗?”我无奈的问。“开不了开不了”。询问了价钱,开锁师傅开价200元,我十分不满,但又这么晚了,不想折腾,于是还了口价,开锁师傅所“那就收你180吧,这么晚了”。卧槽,瞬间想要爆粗口,我特么一天拼死拼活的干也才赚这么多。无奈之下,也只有答应了开锁师傅提出的价钱。

  之后,顺利的把门开了,把锁芯换了,把钱付了,开锁师傅走了。

  关上门,很不愉快的想着今天为什么要支付这么一笔钱,是粗心大意,是行险侥幸,是意慵心懒,我觉得都是。

  看着桌子上那一把完好无损,好像还闪着银光的钥匙,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。

  恰巧,与一朋友闲聊起来,他问我为什么不找房东拿钥匙,我说太晚了。他又问我那还不如要一间宾馆住一晚。此时的我内心是复杂的。

  因为自己的懒散终于得到了“回报”,算是花钱买了一场教训吧,人不能没有忧患意识。

  有时候就像明知道股市行情会下跌却不能坚定的减仓一样,本来就会大概率发生的事情却总是觉得可以用幸运来抵扣,结局是可想而知的。

好人半自苦中来,莫图便益;世事多因忙里错,且更从容。———— 曾国潘

  最后,这首曲子不太应景,不过这欢快活泼的节奏是我所喜欢10cm,这装腔的嗓音是我喜欢的10cm,没错I’m find, thank you。一切烦恼抛掷脑后,既然吃了这个亏,买了这个教训,就要在今后尽量避免再犯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