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lavor Lee
Life is just like a journey.

变迁

  变迁,这种东西为什么用到自己身上就没有体现出一点令人振奋效应。
  毕业至今,周遭人事物变化多端,回想起来,对自己来说也算是刻骨铭心了。
  那一年,拖着行李匆匆而来,连毕业典礼都无暇参与,到了深圳这座城市。一同而行的有二十好几校友新人,一步迈入了职场。
  先此之前,以为可以用心经营自己的职业,费尽毕生心力也在所不辞,谁曾想,一切都是自己太年轻。焦虑、兴奋和悲伤充斥于小生内心。
  不足一月,就已经有几个校友新人相继而辞,或重新找了份新工作,又或者离开了深圳这座城市。
  再而二月,半数人已不见踪影,纷纷辞别而归去他处,我与友相约珠海却也迟迟未能动身。
  继而三月,此刻心中早已满斥杂念而无心工作。此前二月,大学室友到深圳游玩一番,奉劝我勤学苦练,早日寻得一份适合的工作。于是辞去了旧职,奔赴梦想发源地,虽心中的苦闷无处宣泄,但有时间与劳碌相伴,这才是一剂良药,可以忘却大多数不堪回首之事。
  这个时候,身边的人事物已不再同往日,为梦想一同而来的二十好几校友新人,已散散离离,所剩无几。
  又去六月,新人成旧人,一场相识一场缘,孤单不是借口,同行共奔前程。
  另去十二月又二十四月,东东西西再也凑不齐,但时间与劳碌的药效可见一斑,已不会同往日一般忧愁烦心,可却留下了后遗症。
  如今年近三旬,依旧奔波无定,不免五味杂陈。
  因有所隐晦,不明释语,写下这篇文章纯粹为了怀念变迁的人事物与她。
  或许,我不该来此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